半棵银杏

惟求纯粹

媳妇养鸡我种地

*ooc归我。大概还会有一个雷安的媳妇养马我抓鱼
*我有毒

应是不成曲的民谣,嘶哑着弥漫在时光中。半明半暗的云躺在亦不清明亦不混浊的天空,撕散耀眼的阳光,落在身上成了静好的模样。一望无际的麦田和曲折的小道。格瑞看见自己虚虚的身体立在麦浪之中,他还看见金发金眼的少年,赶着一群鸡,从遥远的天地之间走出。

那少年着着亚麻色的粗衣,戴着有着长长帽檐的草帽,拖拉着一双木板鞋,踏在地上吧啦吧啦吧啦,溅起尘土模糊了他的身影。他面前赶着的鸡在格瑞面前却无比清晰,那鸡走得很快,格瑞还看不清少年的模样,那鸡就走到格瑞的面前。

那鸡仿佛能看见格瑞,土黄色的身子一扭一扭地走到格瑞的脚下。格瑞这时终于看见那少年的模样,金发金眼,容貌精致,一双眼睛透过格瑞的身子看向远方,含着星光和太阳。格瑞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是前不久才和他确定情侣关系的嘉德罗斯。

然后那只格瑞眼睁睁地看见自己面前的那只鸡将排泄物拉到他的脚上,虽然格瑞感觉不到自己的实体,但他仿佛感到那种触感。

然后格瑞醒了。

入眼是发小那张俊俏而欠揍的脸,格瑞想都没想一脚踹过去,反正金骨骼清奇死不了。令他诧异的是,他面前居然不是嘉德罗斯。

猛然袭来的失落和不适让格瑞蹙起了眉,他没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竟如此在意嘉德罗斯。可倘若不是如此,他怎么会同意嘉德罗斯的告白,一想到那双金色的双眸,格瑞认命地叹了口气。起身不去理会嗷嗷叫的发小,打算去找嘉德罗斯。

金骨骼清奇毫发无损,而且嗷嗷了半天也没有引起格瑞的注意,他哀怨地看了格瑞一眼然后凑到格瑞面前说:

“嘉德罗斯不在。”

“嗯?”

“哇格瑞你偏心,我刚才叫你半天你都不理我还踹我……格瑞你把烈斩放下。嘉德罗斯和雷狮昨天在大厅打起来安迷修因为骑士道护着嘉德罗斯结果两个人一起去打安迷修最后丹尼尔罚嘉德罗斯去养鸡了安迷修去养马雷狮去抓鱼所以你要是去找嘉德罗斯的话你找不到除非你也毁一次大厅然后被去罚种地。”

格瑞停止擦拭烈斩的动作,认真考虑了一下毁大厅的可能性。

<

当然最后格瑞没有这么做。他只是找到丹尼尔说自愿去种地,丹尼尔开始带着一贯的笑看着他。他沉默了一下切换旧设冒出无数小星星,丹尼尔当即同意把他送到了嘉德罗斯养鸡的空间。

养鸡种田养马叉鱼的空间是不会有元力技能的。格瑞远远地看见了嘉德罗斯,他是梦中的模样,和梦中不同的是,嘉德罗斯显得鲜活而生动,咬牙切齿地赶着一群鸡从远方走过来。格瑞看见嘉德罗斯有着长长帽檐的草帽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亚麻色的上衣配着短裤露出莹白色的小腿,金发被披下来碎发落在嘉德罗斯肩头。和平时完全不同的嘉德罗斯,但迎着阳光向格瑞走来的模样,依然是耀眼明媚的不可名状。

看见格瑞的时候嘉德罗斯明显愣了一下。

“格瑞你来做什么!”

“种地。”格瑞简短地回答。

“丹尼尔那个渣渣,等我回去一定要把他的积木和星星哈密瓜全部烧完。”大概也是以为格瑞是被丹尼尔强迫,颇有咬牙切齿的味道。

格瑞心想这人真像个小孩,可他就是满心满眼都是这个小孩。他看着嘉德罗斯赶着一群鸡走到他的面前,他的眼睛亮亮的,声音沙哑的民谣又响了起来,莎啦啦的声音是风吹买麦浪,像是梦中的场面,但格瑞知道这是真实。

然后一只鸡将排泄物拉倒了格瑞的脚上。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