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棵银杏

惟求纯粹

*个人向

我赠你以死,你囚我于生

骗徒总是遣词造句的能手,帕洛斯作为近乎完美的骗徒更是如此。他常常为巧丽佳人吟诗做赋,情话说得坦荡,谈笑暧昧却总能动人。于是佩利死的时候便有人要求帕洛斯在他的坟墓上题字,帕洛斯眯着眼睛写下半真不假的诗句。他心里早就有两句诗想给佩利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最后落在坟墓上的文字矫揉做作,佩利倘若看见了必会郁闷的抓耳挠腮。
狂犬是不适合被文字的框框架架,起转承合给束缚住的。狂犬适合死亡,鲜血,战斗那些带有浓烈色彩的画面,佩利也的确如此,嗜血,好战,天生就轻视性命,只求一场酣畅淋漓的打斗,每次都是竭尽全力赌上性命。佩利从不愿意去耍心机,当然一方面也是因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然也总不会被帕洛斯耍的团团转而不知,甚至于失了性命,糊里糊涂。
那是佩利最不甘的死法。他一直认为自己会死于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之后尸骸风化化作黄土都无所谓。可现实是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骗徒的词句中稀里糊涂的丢失了性命。
帕洛斯看见佩利死亡的时候并不是不无遗憾,他甚至清楚自己除了遗憾还有别的情感。但帕洛斯最擅长的就是粉饰太平,他看着佩利坟墓上的字。想起了自己早就有的两句诗。
我赠你以死 你囚我于生
倒像是女孩子矫情的情话了,帕洛斯扯开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微笑,就像是面对那些爱慕他而且对他有益的女子,轻声读了一边。只不过他面前的不是千娇百媚,小鸟依人的女孩子而是一座孤坟。
声音轻不可闻,弥散在空气中倒像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