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棵银杏

惟求纯粹

逆忆【后续】

*半退圈,但继续写文
*逆忆后续,前文戳主页

火舌舔舐着纸张映红格瑞苍白的脸,他咳了一声,声音空荡的可怕。

嘉德罗斯已经走了。而且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是嘉德罗斯最后一件东西了。他的日记本。

嘉德罗斯其实并没有记日记的习惯,可以说他没有记任何事情的习惯,少年人头脑灵活的很,记忆出众,不需要繁琐累赘黏糊糊的文字来栓住他的思想。格瑞翻开,那是嘉德罗斯从他得逆忆症第二天开始写的,聪慧如他,从最开始就发现了一切。

他用文字留下记忆,然后继续待在了格瑞身边。

这是嘉德罗斯做的最大的牺牲。他是多么高傲的人,不应该被任何束缚住,格瑞又觉得心脏稀里哗啦的疼了起来。从最开始就疼了,只是现在疼的更厉害。

格瑞沉默地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来整理嘉德罗斯的所有东西,所有记忆,他发短信简短地跟雷德说了逆忆症方面的情况,雷德在那边沉默了很久。然后说,东西留在哪儿吧,老大不需要了。

衣柜空了一半,鞋柜上摆放的限量版运动鞋不见踪影,梳洗台上摆放着的黑黄条纹的杯子和牙刷牙膏,还有很多很多,塞满了黑色的大塑料袋,但所有东西整理出来之后,堆在一起,简单的可怕。

一个人能留下生活的痕迹除了日常用品还能剩什么?

他把那些东西塞到车里,丢掉郊外,空旷的可怕的郊外。提着黑色的大塑料带下车关门,黑色塑料深深地勒进他的手指,扔掉的时候重力一下子消失,空空如也。

格瑞深吸一口气。点燃了一根烟丢了过去。

嘉德罗斯离开的第一天,患逆忆症的第二十二天。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