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棵银杏

惟求纯粹

Reading and Writing【0】

21岁职业编辑瑞x14岁初中生作家嘉

格瑞被细细碎碎的透过并不优美的杨树叶子的阳光弄的皱起了眉头,蝉鸣声尖锐地划着耳膜,在市区内早就湮灭的物种意外的在这市郊活得骄傲且得意洋洋。

格瑞没心情管这么多,热气打湿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就粘在他的脸上。他开始怀疑这市郊是否真的有那么一所学校,里面有一位叫嘉德罗斯的初中生,在一众知名作家和如山般的稿件之中得到了征文比赛的最高奖项。

但格瑞就算再是怀疑也不得不认命,总编凯莉在晨会的时候大手一挥,嘉德罗斯就变成了格瑞名下的作者,他不得不依靠参加征文比赛时嘉德罗斯的资料来找这位不回电子邮件也不接电话的大神——商量作品出版方面的事情。

就算格瑞甚至还没有看过嘉德罗斯参赛的那篇长篇小说。

哦我的上帝。不知道在市郊走了多久的格瑞终于看见了学校教学楼隐隐约约的一角,已经被暑气蒸得昏昏沉沉的格瑞眼睛一亮,加快了脚步。

希望学校有空调。

“莫泊桑像冰,有时也像冰糖。”

格瑞找到学校本以为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找到嘉德罗斯。学校足够大,目测室内是有空调的,但他却不得不继续奔波为了找那位小祖宗。拉住一位老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刚一提这个名字老师就往一个方向撇撇嘴。

“最那边的红色大楼。嘉德罗斯他啊,只会泡在图书馆里。尤其是这个时候。很容易的找到的,最显眼的那个就是。”

格瑞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学生确定在上课,向老师谢过之后他嘴角抽了抽,自己到底摊上一个什么玩意儿,不良少年?天才?还是单纯中二病?还是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有什么叫最显眼的就是,电灯泡吗?

推开图书馆门前格瑞还在胡思乱想,但是推开之后却一瞬间明白的老师的意思。

格瑞见过无数现实或者书本中的美人,但此刻却说不出一句足以形容那人的话语。十四岁少年的稚气和凌厉被揉碎了和桔梗的味道混在一起,夹杂着不可名状的扑面而来的高傲,少年人张狂的眉眼与足够精巧的身躯就是最好的容器。他坐在一把椅子上松松抬起一条腿,短裤和白色棉布T恤的居家装扮,露出全部的小腿和近乎全部的大腿,并不瘦,线条却足够优美。手里拿着莫泊桑的短篇小说集,随意与严谨揉碎在一起表达在他翻书的动作,手指纤长,白皙而细腻。

图书馆的冷气一下子让格瑞觉得仿佛每个毛孔都被打开大口大口的呼吸,他的心也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却发出“扑通扑通”的声音。他直勾勾地盯着嘉德罗斯,或许是一瞬间的凉意蔓上他的脑部神经,他张口来了一句。

“莫泊桑像冰,有时也像冰糖。”

“是吗。芥川先生的《侏儒的话》,”本该是疑问的语气和恭敬的称呼,却都被一种张狂的自信取代,少年放下手中的书,一双金色的,灿过七月盛夏的阳光的眼睛勾上点玩味看向格瑞,“我倒是觉得像砂糖。其中一些还跟不小心混了沙子一样。”

评论(9)

热度(107)